增強稀土行業的可持續性發展潛能
時間:2014-08-13來源:湖南新天力
       中國在世界貿易組織(WTO)遭遇的稀土等稀有金屬訴訟終于塵埃落定。8月7日,WTO公布美國、歐盟、日本訴中國稀土、鎢、鉬等相關 產品出口管理措施案上訴機構報告,判決維持專家組原判,認為中國涉案產品的出口關稅、出口配額措施不符合有關規則和中方加入WTO的承諾。宣布后,中方對此表示遺憾。

  2012年6月,美歐日三方聯合向WTO爭端解決機構就中國稀土等措施提起訴訟,今年3月WTO初裁中國違規?,F在WTO裁判既然決定維持原判,中國就需要做好遵守裁決的準備,對稀土等降低出口關稅,取消出口配額。

  這次訴訟和裁決都應構成對中國稀土政策的拷問。其實我國稀土資源雖豐富,但還沒有達到壟斷供應的程度,據統計儲量僅占全球的30%多,而且美國等很多國家都有著不菲的儲量,只是不愿開采本國資源,而更愿從中國進口,因為這在成本上更為廉價,而且可以把本國資源保存下來。很多國家從中國低價進口的目的也不純是投入生產,而是建立稀土戰略儲備。但中國在稀土生產過程中卻付出了很高的環境代價,珍貴的戰略資源以廉價賣出。這整個過程是極不公平的,我們需要逐步改變它。

  但是,現在看來,這種不利境況不能通過限制生產和出口來扭轉,那么,唯一比較可行的出路只能是加快推進稀土的產業升級和集約化生產。事實證明,為了讓稀土不賣出所謂“白菜價”而實行出口配額,但國際市場供求關系又帶不來稀土的高價,靠命令式的數量限制根本爭取不到所謂的“定價權”。相反,配額管制間接刺激了各種私采濫挖和走私的現象,加劇稀土業混亂,同時配額成為國外抨擊中國限制出口的把柄,渲染中國“不守規則”,讓中國在外交場合上處于不利局面。

  所以,我們不能只把這次WTO的裁決視為打擊。既然如此,不妨將此次裁決轉化為中國改革稀土生產與出口行業的一個契機,倒逼各項國內關系的理順。其實國家早有考慮,要在WTO訴訟進行的過程中,抓緊時間推動國內稀土產業整合和規?;洜I。應該說中國利用WTO規則與發達國家博弈和周旋,為稀土政策的調整贏得了寶貴的時間,但現在真正考驗中國稀土政策的時候已經來到,不容回避了。

  要改革稀土產業,整頓非法開采企業、保護國家稀有資源是必須的,但不一定非要把稀土生產經營都集中到政府主導的稀土集團,不要把整頓變相為全盤的官辦官營。稀土業的所謂“無序競爭”等問題只是表面現象,應該做的是打破生產資質限制,不能讓國有企業優先獲得資質,而是平等競爭,讓中國稀土企業在市場競爭中做強做大,只有企業不再處在國際價值鏈上的低端,只有能向世界出口高附加值的稀土產品時,我們才有希望取得國際上的稀土定價權。

  而在政府層面要考慮到,我國稀土再這樣低效經營下去,未來很有可能耗竭,我們有可能從出口國變為進口國,出于經濟安全的戰略考慮,也可仿效發達國家建立稀土戰略儲備。同時,在科技上激勵稀土技術研發,尋找效率更高的集約化開采方式,研究對現有資源的回收利用,增強稀土行業的可持續性發展潛能,方是利國利民的長久之道。

?